卡之家通信:专注每位用户使用体验流量企业城,每张都经大众实测点评的精选卡,每天下午5:00打包消毒发货并配送独家定制配件。

卡之家-5G通信专营/买流量卡就上卡之家/品质保障

现5G发展有哪些面临哪些挑战?


现5G发展有哪些面临哪些挑战?

现5G发展存在商业模式不清晰、建设运营投资额巨大、技术选择多路径、供应链全球化依赖四大挑战

(1)商业模式不清晰

运营商面临”提速降费”和同质化竞争的巨大压力。不限量套餐虽然能帮助运营商抢夺到用户,但是也导致运营商增量不增收,流量收入剪刀差加剧。三大运营商的ARPU(每月每用户平均收入)集体下降。其中中国移动2018年手机ARPU值53.1元,同比下降8%;中国电信2018年手机ARPU值50.05元,同比减少8.3%;中国联通2018年手机ARPU值45.7元,同比减少4.7%。

同时,推出低资费不限量套餐,也让用户习惯了低资费,消费者买单意愿不高。在5G时代这种趋势会愈发明显。

因此运营商必须在商业模式上做出改变,从3G和4G时代基于流量的商业模式,到寻求5G时代新的商业模式。

目前看,5G时代商业模式最有可能包括基于流量和基于信息服务两大类。基于流量的模式,依然是运营商5G时代重要的盈利模式。在5G时代的数据量将呈现爆发式增长。

数据量井喷一方面来源于大视频会在5G时代迅猛发展,4K、8K、VR/AR/MR、全息等各种技术应用会加快普及。用户的消费习惯如同从文本方式转换到视频方式一样,会迅速普及4K、8K、VR/AR/MR、全息业务。

数据量井喷另一方面来源于,产生数据的将不仅仅再是人类,而是更多物体会被5G网络连接,普适性数字化将诞生。比如汽车上所有零部件信息都将数字化,并通过5G网络进行传输,未来每辆汽车每秒钟将产生Gbit以上的数据量。

但仅依赖数据量爆发式增长带来的流量模式,已经不足以支撑5G时代运营商巨大的建网投资成本。因此,运营商要积极探索基于信息服务的商业模式。

信息服务未来可能存在三种不同模式。第一种模式,提供基于连接的信息服务。运营商可以通过5G网络广连接特性,提供人与物,物与物的广泛连接。以汽车行业为例,未来所有汽车都可以通过5G网络进行V2V(车与车)、V2I(车与基础设施)、V2P(车与人)、V2N(车与网络)通信。而路侧和路面上各种基础设施,包括红绿灯信号机、智慧灯杆、数字标识牌等,也将数字化和5G网联化。

第二种模式,提供基于网络切片的定制信息服务。运营商不再只提供刚性管道,而是给不同消费者用户和行业用户提供弹性管道。弹性管道的“弹性”体现在管道可以按需定制,即管道类型(大带宽、广连接、高可靠低时延)和管道服务等级等均是动态可分配的,同时5G时代的弹性管道将覆盖端到端(从手机终端到无线基站,再到传输网络、核心网、业务层均可实现弹性)。网络切片技术的使用让这一切变为可能。

比如针对车联网用户可以提供大带宽网络切片用于VR通讯业务,高可靠低时延网络切片用于远程控制业务、编队行驶业务等等。

第三种模式,提供基于云计算、多接入边缘计算(MEC)、云边协同、云网协同的业务信息服务。针对不同消费者用户和行业用户,利用云、边缘云、云边协同和云网协同,提供不同类型的业务应用服务。将涉及到普通消费者、政务、制造、交通、物流、教育、医疗、媒体、警务、旅游、环保等各个方面。

总体来看,运营商依然处于积极探索除了流量模式之外的新商业模式阶段。运营商已经错过了3G时代互联网和4G时代移动互联网两拨最大红利,一定不希望错过下一桶金。

(2)建设运营投资额巨大

5G建设大概率会采取先城区,再郊区;先热点,再连片;先低频,再高频;先室外,再室内;先宏站,再小微基站的模式。积极稳妥分布推进,大多数情况下强调对4G LTE的依赖,以降低组网成本保证用户体验。

但即使如此,5G建设的投资金额(Capex)也是巨大的。除了宏站投资,5G发展还涉及大量小微基站、光传输、核心网、多接入边缘计算等投入。预计中国5G投资周期十年,总投资金额1.6万亿。

同时5G运营投资额(Opex)也将是巨大的。5G基站的功耗是4G基站的2.5-4倍(从中国铁塔资料看,4G基站典型功耗在1300W,而华为5G基站典型功耗3500W,中兴3225W,大唐4940W),电费等能源成本越来越高。另外,5G基站数量增加,尤其是小微基站数量将激增,站址费用越来越高,光纤量也将激增。

总体来看,2021年将是运营商挑战最大的一年。运营商有紧迫压力,在2021年之前寻找到5G新的商业模式,才有可能支撑起5G时代巨大的建设投资和运营投资。

当然,政策支持推动中国5G产业发展也是必不可少的。比如给运营商减压,引导通信行业由“提速降费”向“提速提质”转变。同时,出台政策鼓励运营商、铁塔公司共享共建。

(3)技术选择多路径

一直以来,运营商5G建网存在NSA(Non-Stand Alone)和SA(Stand Alone)不同技术路径选择。所谓NSA,是在4G核心网基础上,增加5G基站,用户使用5G终端就可以享受5G的宽带业务。

采用NSA,具有部署简单、起步快、投资少的优点,而且终端也只需要支持宽带业务的能力,相对来说更容易生产和制造。但是NSA因为没有改变核心网,因而无法支持5G广连接和高可靠低时延两大特性。而SA,使用真正的5G核心网、基站以及回程链路,才可以真正满足行业客户大量的相关诉求。

比如车联网应用的远程驾驶,尽管现在已经有大量的业务展示,但也只是用于作秀而已,要真正做到开放道路的商用程度,仅仅依靠目前NSA方式5G网络是无法有效保障安全性的。

三家运营商早期5G建网思路比较清晰,电信和移动偏向SA独立组网方式,联通偏向NSA。但电信和移动均对策略进行了调整,会先行规模部署NSA网络,而核心网改造、网络切片技术使用进度等均延缓。不过,中国移动杨杰也表示2020年1月1日起,政府不允许NSA手机入网,将全力过渡到SA组网。

总体来看,目前运营商有不同的NSA和SA演讲路线规划。确定的是NSA组网和SA组网未来将长时间共存,运营商面临着多频多制式共存复杂网络挑战。

(4)供应链全球化依赖

5G供应链全球化态势明确,主要涉及到芯片供应链、智能手机供应链和基站供应链。

芯片供应链主要涉及“设计(Fabless)-设备-材料-制造(Foundry)-封测(OSAT)”等环节。中国企业主要发力在两头,即设计和封测。

我国部分专用芯片快速追赶,正迈向全球第一阵营。其中包括成本驱动型消费类电子,如机顶盒芯片、监控器芯片等;以及通信设备芯片,如核心路由器自主芯片。但是高端智能手机、汽车、工业以及其它嵌入式芯片市场,中国差距依然很大。而高端通用芯片与国外先进水平差距更是巨大,包括处理器和存储器等。

智能手机供应链方面,芯片、内存、操作系统等行业制高点以及射频前端、滤波器等,仍然摆脱不了对欧美和日韩厂商的依赖。

卡之家(www.liuliangw.cn)认为基站供应链方面,涉及器件众多,对进口器件依赖程度较高,尤其是FPGA、ADC&DAC等难以找到较好替代

文章来源:(http://liuliangw.cn/index.php?s=/index/article/index/id/39.html


侧栏导航
×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
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

×
复制
用户中心
我的足迹
我的收藏

您的购物车还是空的,您可以

  • 微信公众号

    微信公众号
在线留言
返回顶部

物流信息

×
...